用户名: 密码: 会员登陆 | 免费注册 | 论坛 | 下载 | 邮箱登陆

郑风田:新生代农民工融入社会关键靠户籍

来源:人民微博 作者:admin 游览: 次 2014-10-07

 人民网北京7月9日电(刘云 实习生朱祖熠)最近一项流动人口社会融合指数指标调研显示,流动人口基本实现在流入地的生存立足,但新生代(90后)农民工的社会融合总指数(包括经济立足、社会接纳、文化交融、身份认同四指标)仅为55.7分,明显低于1980年前和1980-1990年之间出生的农民工。7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做客人民微博微访谈针对这一问题表示新生代农民工与老一辈相比,有较强烈的权利意识、生活目标和观念,他们对城市的期望更高,但城市没有满足这些期望,这也是为什么新生代农民工社会融入率反而低于以前的农民工。>>点击进入微访谈回放

青年农民工六大问题亟待破解

  郑风田认为青年农民工六大问题亟待破解:整体收入偏低、劳动合同执行不规范、工作稳定性差、社会保障水平偏低、职业安全隐患较多、企业人文关怀不到位。

  “新生代农民工与老一辈相比,有较强烈的权利意识、生活目标和观念,这是一个应该正视的问题。”郑风田解释,“从打工动机上说,新生代农民工42.3%为寻找发展机会;而传统农民工55.1%为赚钱养家。从工作稳定性看,新生代农民工平均每年变换工作0.26次,而传统农民工平均每年变换工作只有0.09次,两者相差3倍。他们对城市的期望更高,但城市没有满足这些期望,这也是为什么新生代农民工社会融入率反而低于以前的农民工。”

户籍突破瓶颈是新生代农民工社会融入的关键

  农民工就业呈现“高流动”和“短工化”特征,正向“临时工化”趋势演化,导致农民工与用工企业“双输”结局。郑风田认为,国家与用工企业应该正视这些现象,着力解决“工漂族”们的诉求,避免陷入“招工难”更广、“用工荒”更长、“短工化”更显的恶性循环。

  此前,波及全国的“用工荒”愈演愈烈,“抢人大战”持续发酵。为何我国一再周期性地出现“用工荒”?郑风田认为,这说明目前的用工制度还是一个暂时性模式,没能真正彻底解决新生代农民工的权利问题。民工荒反映背后的逻辑是靠流动人口、便宜用工的时代已结束。

  “许多问题归根结底与户籍制度有关,所以要解决新生代农民工的就业及社会融入等问题,户籍瓶颈必须突破。”在郑风田看来,如果想长远解决“民工荒”问题,小修小补的对策已不起作用,国家应该采取新的对策,通过大力发展城镇化,放松农民户籍制度问题,快速实现农民工的市民化。

  郑风田建议,综合考虑新生代农民工的需求,譬如子女教育、医疗、住房、就业等。郑风田举例道,“全国每年至少解决400万新生代农民工进城落户问题,确保符合条件的农民工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能够在城市落户,享有与当地市民平等的待遇。将农民工纳入城镇公共租赁住房体系,并在部分地区先行试验把已在父母务工地连续就学一定期限的学生纳入当地高考。”

加速农民工进城事关城市的发展与稳定

  新生代农民工如果能够定居下来,对劳动力市场能够起到平抑的作用。大量的外来人口落户不但会带来当地的房地产等产业的迅速发展,第一代移民的吃苦耐劳也会为当地的再发展与繁荣做出很大的贡献。

  郑风田认为,加速农民工进城意义极为重要,它不仅关系到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而且还直接关系到新生代农民工所在城市的未来发展与稳定问题。对新生代农民工,城镇应该采取有效措施慢慢地接纳他们,使他们成为城市的建设者。如果大量地吸收农民工落户,则会给城市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

  郑风田介绍,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都是依靠新移民给本国带来新的发展活力的,即使是所谓的“老欧洲”,近年来也一直在吸收外来新移民。大量的新移民定居落户,原来的中小城镇就可以迅速发展成为一个中型城市,从而因人口集聚效应而迅速繁荣起来。

社保、培训是农民工进城的加速器

  “加速农民工进城应将农民工纳入城镇社保体系。把有稳定工作的农民工直接纳入城镇社保体系可以为未来农民工长久留在城镇生活预留空间。”郑风田介绍,“过去有专门的农民工社保条例,但却高不成低不就,与城市、农村社保体系都难接轨,如同鸡肋。农民真是退休了,干不动了,靠农民工社保还是无法在城市生存。”

  当然仅有社保是不够的,未来还应该把农民工逐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内。郑风田解释,“因为目前不少地区的房价飞涨,农民工阶层收入普遍较低,让他们去买商品房可能性不大。”

  此外,加速农民工进城应该通过培训加快。新生代农民工完成产业工人与市民转化,还面临不少挑战,主要包括:知识文化的挑战,缺乏技能的挑战。据调查,我国新生代农民工接受各类技术培训的人数占16.4 %,无技术的人数占83.6 %,有专业技术职称的2.2 %,获各种技术等级证书的占5.2 %。

  目前近80%农民工在制造业工作,完成向产业工人转化对农民工技能提出了更高要求,这就要加强职业培训,提高新生代农民工的综合素质。国家应该拔出更多的资金用于农民工的职业教育与职业培训,将新生代农民工培养成高素质的现代产业工人。

  郑风田举例,“比如我国房地产市场化已十年,遍地都是建筑工人,但真正合乎规范又训练有素的工人并不多,所以建筑标准相对低下,不少住房的质量不高。而日本产业化住宅建筑工人最少有两年培训期,日本建筑的使用寿命普遍也比中国建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