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会员登陆 | 免费注册 | 论坛 | 下载 | 邮箱登陆

您的位置:网站主页 > 经典案例 >

金坛项目区现代农业示范园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admin 游览: 次 2014-08-18

        中国江苏网3月12日讯 2008年,刚刚履新的省国土资源厅主要负责同志来到金坛市薛埠镇调研,痛心于农村资源大量闲置,开始深入研究有效集聚资源、有序统筹城乡发展的创新路径,萌生出“万顷良田建设”的构想。2009年6月25日,全省“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启动仪式在金坛召开,拉开全省“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的大幕。万顷良田理论创新源于金坛,实践探索始于金坛。
 
  【开篇的话】
 
  自然资源少、人口密度大、环境容量小,经济发展的结构性矛盾突出,这是江苏特殊的省情。拿土地来说,江苏人多地少,土地资源紧缺。全省7900万常住人口,1700万流动人口,消费人口接近1亿,耕地已不足7000万亩,如果算上流动人口,人均耕地只有0.7亩。有限的土地既要保证“吃饭”,又要支撑发展,还要保护生态环境,可谓捉襟见肘。如何走出一条保护资源和保障发展的“双赢”之路,全省上下在思考、在探索。
 
  2009年,我省“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启动,此后应各地申请,逐步扩大试点范围。“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四年,通过理念和实践的创新,有效集聚了各种潜在资源,有序统筹了城乡发展。实践证明,这一工程的实施,转变了现有资源失配格局,转变了传统农耕作业方式,转变了固有农村散居模式,转变了既往城乡发展路径,有效实现了农村耕地资源集聚、建设用地资源集聚、劳动力资源集聚、市场需求和公共服务资源集聚这“四个集聚”,逐渐探索出一条农业现代化、工业化与城镇化深度融合、统筹渐进、多方共赢的创新型发展路径。
 
  这项由我省国土资源厅设计研发的创新成果荣获国土资源部年度科学技术一等奖。破解两难,支撑发展,有效集聚资源,有序统筹发展,“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规划出的城乡统筹发展路径,以其“路径转变理念创新、要素集聚理论创新、系统技术应用创新、政策效能体系创新、城乡统筹实践创新”五大创新特点,赢得由中科院院士、国务院参事和资深专家学者组成的评审委员会高度评价,评审中“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获得最高票、最高分。
 
  按照党的十八大精神,稳健推进城镇化是新一轮经济建设的强大引擎和新时期结构转型的强劲动力。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创新农业生产经营体系”、要发展“家庭农场”,努力提高农户集约经营水平等一系列解决“三农”问题新的发展思路和方法。近日,在大江南北实地探访“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之后,发现这项工程符合中央提出的改革发展方向。一招妙棋,满盘皆活。万顷良田,从字面上理解,只是农业问题,但实际上牵一发动全身,带来的是农业现代化、城镇化的良性互动。这里选取一批“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试点中特色较为鲜明的个案,“解剖麻雀”,作为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城乡统筹发展的生动实践样本。
 
  零散土地,“种”不出美好未来
 
  金坛市指前镇的农业一直声名远扬:1914年金坛“指前标米”获得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1952年指前水稻增产获得了毛泽东主席的表扬;1960年的中央文件还曾经专门介绍了指前珍惜土地的经验……可是,近年来指前这个地处长荡湖畔的天然粮仓,农业发展再上层楼却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耕地基本为分散经营,耕种地块零散,这些制约了灌排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也使得大型农业机械常常英雄无用武之地。”指前镇的镇长李佳真说,农业的生产方式总体上还比较落后。
 
  “一家一户种田,百家百条心。你要种稻子,他要种棉花,王家要种这个品种,李家要种另一个品种,好品种没法成片种植影响了产量和质量。”指前镇东浦合作社社长杨国勤说,新品种、新技术都是好东西,但往往到农民的田头就走了样。水稻灰飞虱等很多病虫害的防治,要求一个区域里同一时间喷药,但农民各家有各家的情况,总是有先有后,结果虫子总有地方躲,总是杀不净。
 
  东浦村农业发展面临的问题,只是我国当前农业困境的一个缩影。省农科院专家介绍, 1998年我省水稻单产达到588公斤,这个纪录一直难以打破。其实这几年新品种、新技术多得很,农作物完全可以取得更高的产量。正因为农业经营主体过于碎片化,导致这些新技术新品种的效力在最基层的农民那里极大衰减。种田不赚钱,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绝大部分都外出打工,只剩下老人和留守妇女还在田间劳作,被戏称为“6038部队”。农业实际从业人员的年龄、知识结构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等方面都无法承载农业从传统到现代化蜕变的重任。
 
  “目前我国农村最根本的矛盾,是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之间的严重失配。现存的耕地资源配置情况已经承载不了其赖以生存的劳动力再生产。”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夏鸣是“万顷良田建设工程”的首倡者,经济学科班出身的他说,单纯从经济角度分析,一户种三五亩地,耕地近乎负效资源,必须由政府来补贴;假如一户种30到50亩地,耕地大体属于常效资源,就可以自我平衡;设想一户种300到500亩地,耕地就会成为高效资源,可为国家作出经济贡献。“三农”问题的治本之策就是要调整要素资源配置。
 
  而“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就是要优化配置城乡资源,从“资源失配”走向“资源适配”。近年来,金坛市以“万顷良田建设工程”为平台,通过推进农业现代化,夯实城镇化发展的基石。
 
  规模化,撬动农业现代化
 
  初春,在金坛市薛埠镇后稷生态农业园,记者看到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间长着青草,有些地方是深耕后翻上来的黄土,与一般江南农家种田冬春一茬麦,夏秋一茬水稻不同,这里只种一茬水稻,冬天让土地休耕、长草做绿肥。
 
  只种一季,能赚钱吗?“去掉成本,平均一亩地的收益大几千元没问题。”后稷农业生态园总经理李粉林说,公司种的是有机软米,价格可以是普通大米的几倍,甚至十几倍。因为有机米几乎不使用化学药剂、不使用化肥,在生产的标准方面极为严格,很难想象一家一户的小农作业能做到。李粉林说,“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实施后,以前由上千家农户耕种的近5000亩土地流转到公司旗下,实现了规模种植,公司有专门的部门负责技术标准,新品种、新技术促进增产增收的作用可以全部发挥出来。
 
  金坛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汤芳介绍,该市“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建成“田成方、渠相连、沟配套、路相通、旱能灌、涝能排”的集中连片高标准农田8255.4亩,新增耕地2133.7亩。整治后的土地解决了耕地经营分散、生产方式落后等问题和矛盾,农业由分散经营向规模经营转变,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有了坚实的基础。
 
  东浦村“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实施后,原来一家一户的零散农地都流转到种粮大户和从事高效农业的“种田公司”手中,江南春米业公司一家就集中了2600多亩地。有人说,搞万顷良田工程,仿佛是由巧夺天工的“土裁缝”,将那些七零八落的“拾边地”、“荒废地”拼出来一幅现代化高效农业的崭新蓝图。
 
  薛埠镇的胡永贵今年68岁,年轻时当过十几年的“生产队长”,“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让他房前屋后的荒山变成了上阮生态农业园,用充满现代化高科技含量的大棚种起了鲜花。这个种田的“老把式”从来没想到过荒山野岭中,竟然“长”出来这么现代的“农业工厂”。他说,虽然种了一辈子田,但要靠农民自己搞现代农业,不敢搞,不会搞,也没有资源搞。
 
  “万顷良田建设工程”构建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进一步解放和发展了农村社会生产力。在金坛,有很多农民都和胡永贵一样,感叹万千。金坛市市长丁荣余说,率先试点的指前镇“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实现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产业集聚等多重效应,充分证明了这一工程的科学性、示范性和实践性。
 
  职业农民,正悄然蝶变
 
  2月27日下午,金坛薛埠镇上阮农业生态园,胡永贵打开门,把笔者请进了种满了鲜花的大棚。大棚里挂着的温度计显示温度是17.2摄氏度。“大棚里的温度必须保持在16.5到20度之间。温度有点低了,我刚刚把供热闸门打开。”老胡说,这块地以前是荒滩,后来修水库,改造成了水稻田。“那时候我们家2个人种3亩地,一年忙到头,赚不了几百块钱。”前年搞了“万顷良田建设工程”,把土地整理成片建起了现代农业产业园,老胡也来到产业园开始当工人。“老板给我一个月2700元的工资,我一个快70岁的老头子还能拿这么多钱,真没想到。”更让老胡心里踏实的是,以前种田“靠天吃饭”,风不调雨不顺,收成就受影响。但现在只要上一天班就拿一天工资。“今年鲜花的销量不如去年好,老板今年可能要亏本,但我们的工资还是照发。”
 
  金坛市的“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实施过程中,绝大部分农民搬迁到了集镇,他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到村集体经济合作社进行集中经营,合作社依据情况将土地流转给当地农业企业、种粮大户,也有合作社自主经营。不管采用哪种方式流转,每亩每年以500斤稻谷折价给农民作为土地流转的补偿。
 
  土地流转之后,催生出一批种粮大户和各种专业合作社、现代农业产业园。种粮大户仍然是个体户,但基本采用自有农业机械耕种,劳动生产率极大提高。在指前镇东浦村,出现了十几个种田大户,多的夫妇两人种近200亩,少的也种50多亩。不管是合作互助性质的合作社,还是公司化运作的现代农业企业,在其中劳作的农民变得越来越专业,越来越职业化。新型的“职业农民”群体正悄然出现。不同于过去按照经验种田的农民,他们开始按照标准和技术指导,精细化耕种。
 
  万顷良田
 
  对于农业工业城镇化都是加法
 
  金坛万顷良田安置小区第一期6幢201室,是东浦农民老杨的家。客厅里56英寸的平板电视特别显眼。“我本来想买个40多寸的,老婆嫌小,说房子大电视小了难看。”老杨的房子三室两厅两卫,还有一个22平方米的车库。跟大多数安置村民一样,他拿到了两套安置房,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老杨说,他现在出门上上班,回来烧烧饭,“跟城里人有什么两样呢?”
 
  村民史田保,叫“田保”,田还是没保住。失去了土地,对这个祖祖辈辈把田看做命根子的农民来说,并不觉得可惜。“就是在村子里不搬走,田肯定迟早也要给别人种。”老史自己做油漆工,以前在外打工还要记挂着田里的活儿。儿子29岁了,他们小两口“一天田都没种过,不会种,也不愿种。”对于老史来说,没有了地,他可以更加放心地去做工,收入并不会减少。
 
  传统农业不足以让农民们都过上体面的生活,从事现代农业虽然可以得到比传统农业高得多的收入,但其能带动致富的农业人口总数也非常有限。农业人口转移到非农业岗位是现代化进程必然的趋势和要求。“万顷良田建设工程”的实施加快了农民非农化的过程。
 
  “拆迁住到镇里去的农民,想找工作的都找到了工作,都有事做。工资最低一个月也有1600元,两三千元一个月的是普通水平。”李佳真说,指前镇有4.2万人,但镇区户籍人口只有2600多人。“万顷良田建设工程”实施后,3000多农民来到了镇上居住,镇区的人口规模扩大了一倍,人气一下子就旺了。“对镇子上的服务业和工业集中区的发展都有很大的带动作用。”李佳真说,政府做公共设施配套,因为规模效应,也更经济了。
 
  金坛市国土局副局长陈建忠告诉笔者,“万顷良田建设工程”让金坛多出来了很多耕地。“拿东浦村来说,农民宅基地等建设用地化零为整,平整出来600多亩耕地。加上以前农民房前屋后、废塘荒滩整理出来200多亩,一下子就增加了800多亩耕地。”这些多出来的土地,通过增减挂钩的办法,填补了建设用地的指标缺口,为金坛今后的发展拓展了空间。
 
  “"万顷良田建设工程"是撬动经济的杠杆,通过整理和运作,土地在经济中很好地发挥了正能量的作用。”金坛市国土局土地整理中心主任朱励军说,而这个正能量从农业现代化传导到工业、服务业和城镇化建设,对于农业、工业、服务业的发展和城镇化都是“加法”。 韩雅丽 程银银
 
 
  数字看成果
 
  99% 一期工程于2009年6月25日正式开工至2010年12月全面竣工;二、三期工程合并推进,于2011年5月9日动员拆迁。项目区实际需搬迁农户1262户、涉及人口3008人、需拆迁建筑总面积20万平方米,现已搬迁农户1252户,拆迁建筑总面积19.8万平方米,完成率99%。
 
  8255.4亩 项目建成集中、连片“田成方、渠相连、沟配套、路相通、旱能灌、涝能排”的高标准农田8255.4亩,新增耕地2133.7亩。整理后农田集中连片、规模经营使机具行程率提高33%,工作效率提高28%,油耗降低17%,水稻机插率和机械化水平达到了84.3%、96.3%,亩增提高100斤以上,生产条件明显改善,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明显增强,区域内人均耕地面积得到了提高。
 
  95% 工程应复垦宅基地面积995亩,已完成复垦965亩,其中773亩于2011年9月通过省厅验收;已完成土地整理13500亩,完成率95%。
 
  5500亩 2010年至2011年底,金坛万顷良田项目区内已签订流转合同6900亩,实际已落实流转土地5500亩。流转的土地主要由金坛市3家重点农业企业进行集中规模经营,从事稻米、小麦和蔬菜规模种植经营。具体流转情况为:金坛市江南春米业有限公司万顷一期项目2600亩,万顷二期项目1500亩;金坛市江南农垦园1200亩;金坛市禾昌源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1600亩。
 
  5倍 以金坛市江南春米业有限公司在2010年承包经营的万顷一期2600亩为例:
 
  由于该企业采用的是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的经营方式,其生产的大米在国内市场销售状况良好,亩均纯收益可达5040元(计算方式如下:亩产稻谷1200斤,按70%折算成稻米为亩产840斤,每斤大米加工后扣除加工成本,在市场销售保守价格为6元/斤,亩均收益为5040元;亩均小麦产量为700斤,销售价格为100元/担,收益700元/亩,该部分收益正好可抵扣稻、麦两季的种植生产成本,故亩均年收益为5040元,2600亩总收益为1310.4万元);而由当地农民承包经营,扣除成本及人工工资外,亩均收益约为1000元,所以亩均产生的效益可至少增加5倍。土地流转后,农业企业按照500斤/亩稻谷补贴给农民,按当前市场140元/担,农民可得纯收益700元/亩,并且还可以通过在当地就业、外出务工、在农业企业参加劳动等多种渠道来增加收益。
 
  80% 一期工程建成安置房9幢176套,面积2.3万平方米,被拆迁农户全部安置到位,二、三期工程共1370套18.6万平方米安置房建设工程全面开工,已完成总工程量的约80%。来源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