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会员登陆 | 免费注册 | 论坛 | 下载 | 邮箱登陆

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国际经验 >

美国西部城镇化的一种模式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admin 游览: 次 2014-10-07

美国西部城镇化的一种模式

——牛镇的兴起与变迁

  作者: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周钢

  在美国城市化的进程中,西部发展更为迅速。其中大批牛镇的兴起,是西部城镇化的一种重要模式。

  牛镇的兴起

  内战后,美国城市人口急剧增长对肉类产生巨大需求,仅靠东部牧场饲养的家畜已无法满足,加之内战使畜产品减产,肉类供求市场失衡。在东部城市急速增加新的肉类来源地时,美国西部“牧牛王国”却牛满为患。战后,得克萨斯的经济几近崩溃,除了四处游荡的500万头长角牛以外,别无所有。每头牛仅卖3~5美元,在本州还找不到市场。但是,在得克萨斯卖不出的牛如果运到中东部,每头价格为30~40美元,而到纽约则可卖到85美元。得克萨斯的牧场主们为了重振家业,便雇用牛仔把四处漫游的牛围拢起来,经过“肖尼小道”,把牛群赶往最近的铁路站点——密苏里州的锡达利亚出售。

  由于牛道路途遥远,经过欧扎克森林区牛群易逃散藏匿,经过原住民(印第安人)保留区会发生很多纠葛冲突,路上也常有劫匪偷盗抢劫和沿途武装农民的阻截,牛丢失很多。就在得克萨斯为寻找新的牛群装运站感到为难时,第一条横贯大陆的铁路——联合太平洋铁路向西修到了堪萨斯州境内的阿比林。伊利诺伊州的年轻肉商约瑟夫.G.麦科伊经过两个月的紧张改建,使原本是荒野小村的阿比林成为大平原第一个设备齐全的典型牛镇。在堪萨斯境内,继阿比林之后又相继出现埃尔斯沃恩、威奇托、考德威尔和道奇城等新牛镇,且位置不断西移,离牧区距离更近。

  横贯铁路的建成,在美国西部大平原牧区和东部市场之间架起了桥梁,作为“长途驱赶”牛群出售终点站的“牛镇”得以迅速崛起,如繁星般布满从圣路易斯到落基山之间的辽阔牧区。牛镇的兴起也促成了牛贸易的繁荣。每个牛镇从建立之日起,就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得克萨斯赶牛人。中西部、东部和大平原北部的买主蜂拥而至,云集牛交易市场。

  牛镇经济发展与市政改革

  随着牛贸易的发展,大量牛仔和买主涌入牛镇,杂货、服装、制鞋、旅店、餐饮以及娱乐消遣等服务性行业迅速兴起,成为牛镇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阿比林最早出现的杂货店向附近的牧牛营地出售各种牧牛设备和齐全的日用百货,同时也向镇上居民提供各种日常用品。阿比林“大西部商店”销售纺织品、男女服装、鞋靴和帽子等各种商品。另外,为牛仔提供食宿的旅店、饭馆和酒吧等行业也发展起来。牛镇各种店铺、旅店、酒馆等构成了城镇的中心区,形成了主要的商业街。在牛镇,娱乐消遣场所也是商业经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场所主要是妓院、舞厅和赌台。因获利颇丰,各个牛镇都有人经营。在赶牛季节,阿比林的娱乐消遣行业一天就从牛仔身上赚取四万美元,超过一家商店的月收入。除此之外,牛镇还有洗衣店女工、理发师、药商、承包商、经纪人、马车出租者、律师、银行机构、行政职员和工人等,各种服务性行业的建立,使牛镇初步具备现代城镇的综合功能。

  随着经济的发展,牛镇也不断进行市政机构建设,使之逐步发展成健全稳固的西部城镇。每个牛镇通过选举产生市长,创建第一个牛镇阿比林的麦科伊在1871年被选为第二任市长。各牛镇以警察队来维持社会治安,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牛镇还制订了限制牛仔越轨行为的《市民条例》。阿比林和考德威尔等牛镇建立了关押罪犯的监狱。由于这些改革措施的实行,牛镇的社会治安得以维护。

  牛镇也十分重视教育,借助道德力量来维护社会秩序。阿比林、考德威尔等牛镇设立学校,聘请优秀教师。牛镇居民的妻子是城镇新秩序的重要维护者。她们辛勤劳作,抚育子女,使孩子们在牛镇初建时粗野无度的社会环境中免受污染。牛镇废赌驱妓的条例就是在她们的强烈呼吁下出台的。一些牛镇还建立了教堂,从精神道德上引导信众。

  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社会改革的推进使牛镇成为美国西部牧区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牛镇建立不久,很快就成为本州或本领地内经济活动的中心,有力地促进了大平原的开发,加速了这一地区融入美国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进程。
牛镇顺势转型

  虽然每个牛镇在牛贸易结束时已发展成为一个商业繁荣的城镇,但也面临经济转型和继续发展的问题。由于第二次工业革命发明的钢制犁和一系列农业机械、带刺铁丝、大风车以及冬小麦的引进等,解决了农场主征服大平原的难题,从19世纪70年代起拓荒农场主开始挺进大平原。因此,从第一牛镇阿比林建立之日起就存在着牧场主、农场主、土地商和镇民之间的利害冲突和矛盾斗争。阿比林附近的农场主组织了“迪金森县农场主保护协会”,该镇的道德改革者、企业家和农场主联合起来,对得克萨斯牛实行有效的封锁。由于1872年牛贸易被中止,阿比林的经济变得越来越依赖于农业。1880年,堪萨斯州长下令封锁全州,禁止得克萨斯牛群入境。该州所有牛镇的牛贸易中止,转向以农业经济为城镇的主要支柱。其他州和领地的牛镇也有着与堪萨斯牛镇大体相同的经历。农场不断吞没大片草地,农场主与牧场主争夺土地的斗争日趋激烈。这一发展趋势对牛镇的经济结构产生深刻影响,使其越来越依赖于农业,多数牛镇由“牧牛”转向“农业”。

  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初,是美国工业化迅猛发展和向垄断资本主义过渡的大变革时期。这一浪潮两次对西部牛镇产生了巨大冲击,已经由“牧牛”转向“农业”的牛镇又经历着向工业转变。第一个牛镇阿比林在建镇不久就建立了两家木材厂和一家制铁厂。在工业化浪潮的影响下,阿比林又逐渐发展了轻工业。现在,阿比林仍然依靠铁路,成为牲畜、谷场和其他农产品的转运站。其他牛镇如夏延、拉勒米、海伦娜、林肯和银城等,也都经历了由“牧牛”到“农业”、尔后向“工业”的转变,现在都发展成为以“工业为主体”的多种经济形式并存的美国西部城市。

  上述事实表明,昔日的牛镇并非单靠“牛贸易”的发展而成为今日美国西部城市。一些牛镇是在继“牧牛”之后,以“农业”和“工业”等新的经济形式为基础重新获得活力,才发展巩固而持续至今的。可见,“牧牛—农业—工业”是大平原地区城镇化发展的基本模式。

  在美国西部牛镇的转型发展中,也有失败的例子。美国西部有的牛镇在牛贸易高峰过后,没有适时转变经济形式,随着大平原上“牧牛王国”的衰落而被湮没在茫茫草原上,成为美国西部的“鬼镇”。曾是北达科他牛镇的“迈多拉”便是成为“鬼镇”的典型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