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会员登陆 | 免费注册 | 论坛 | 下载 | 邮箱登陆

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地方风采 >

吉林省:“城镇化再着急,也要表土剥离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周怀龙 张晏 于志 游览: 次 2014-10-07

    金秋时节稻香浓,黑土地上好风光。吉林省吉林市孤店子镇大荒地村,一边庄稼地里忙收割,一边建设用地上忙“剥土”——七八辆汽车和挖掘机轰鸣作业,将建设占用的耕作层土壤剥离,“搬迁”用于改造和新建的耕地……

  大荒地村人自豪地说:“表土剥离不仅让我们得到了占地补偿,同时还获得了没有被污染的优质土地,企业也赢得了效益,一举多得。”以现代农业起家,变身为农业现代化与就地城镇化同步推进的“明星村”,大荒地村人感慨良多:他们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城镇化再着急,也要表土剥离。”

  大荒地村的景象,是吉林省的一个缩影。据了解,从20世纪80年代起步至今,吉林省不懈探索耕作层土壤“搬家”、保护珍贵黑土地的做法,取得了显著成效。目前,全省半数以上县(市、区)已探索开展了耕作层土壤剥离和利用工作,剥离耕作层土壤面积超过20万亩,剥离土方量超过5000万立方米,有效保护了珍贵的黑土地资源,保障了粮食生产安全,促进了生态文明建设。

  表土剥离为了啥——资源有效利用和经济社会长远发展

  “千年好土这么肥,不能在我们手里这么没。”在大荒地村党支部书记、东福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延东眼里,肥沃的黑土既是大自然的馈赠,也是祖先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更是农民和农业发展的命根子。

  东北黑土地是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有研究表明,自然界形成1厘米厚的表层腐殖层土壤,需要300~400年的时间,而形成1厘米的黑土,需要更漫长的时间。

  “然而,这么优质的黑土,被占用破坏仅仅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刘延东说。

  “大荒地,地不荒,落地窗前稻花香。”从打造全国有名的“东福大米”,到建设温泉小镇,大荒地村发展的每一步都紧紧依靠土地。刘延东表示:“正是依靠这片肥沃的黑土,东福米业生产的大米才闻名全国。也正是依靠肥沃的黑土地,大荒地村才建起了绿色蔬菜生产基地、有机米生产基地、智能日光温室,产品才能卖上好价钱。

  “没有好土做基础,大荒地村的现代农业和就地城镇化就是瞎。”大荒地村党支部副书记姜奕利说:“表土剥离为了啥?除了保护大自然馈赠、祖先遗留下的宝贵遗产,发展现代农业外,还需要整合土地资源、突破资源约束。”

  从2010年大荒地村创建“村企合一”的城镇化建设模式开始,大荒地村就将表土剥离与现代化温泉小镇建设相结合——将建设占用的耕地耕作层全部进行了土壤剥离,用于涝洼塘改造和农村土地综合整治中的耕地复垦。

  曾经让人纠结的是,东北经济发展热点地区恰与黑土区高度重叠,要搞建设牺牲黑土怎么办?为了破解城镇化发展中的土地资源约束,吉林省悟出了一条两全之策——加大表土剥离的力度。据吉林省政府报告显示数据:预计到2020年,建设用地将达到117.37万公顷,新增建设用地占用耕地数量将达2.67万公顷,而通过表土剥离,就可以实现建设、耕保两不误。

  事实上,吉林还有着更广泛的优质土壤需求。调查显示,吉林省西部有盐碱地面积96.90万公顷,分布区域包括白城市的洮南、洮北、镇赉、通榆、大安,松原市的长岭、乾安、扶余、前郭、宁江,四平市的双辽、梨树,长春市的农安等13个县市。有专家指出,通过对土地表土进行剥离并另行存储,可保护高肥力土壤资源不流失、不浪费。工程完成后,用原来的表土进行造地复垦,可以恢复原土地面积和耕植能力。表土剥离再利用技术具有保护耕地资源、节省工程投资、增加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多重巨大价值。

  表土剥离干了啥——五种表土剥离模式,形成长效机制

  吉林省建设占用耕地表层土壤剥离利用工作始于20世纪80年代。

  “这是基于黑土层的宝贵和省委、省政府长期以来对耕地保护工作的重视。”吉林省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吉林省地处“黄金玉米带”和“黄金水稻带”,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现有耕地701万公顷,其中黑土耕地110万公顷,占耕地总面积的20%,产出粮食占全省60%以上。

  为此,吉林省在表土剥离的实践中做了多方面的探索。

  首先,在实践中开展多项课题研究,如开展松原耕作层土壤剥离技术及管理办法研究。长春市净月开发区耕作层土壤剥离和覆土保育技术研究等,对耕作层土壤类型、剥离厚度、剥离模式、覆土方式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探索总结,取得了多项研究成果。

  其二,围绕耕作层土壤剥离与利用建章立制。吉林省先后制定实施了《吉林省耕地质量保护条例》、《吉林省非农业建设补充耕地管理办法》、《关于推进建设占用耕地耕作层土壤剥离工作的意见》等法规和政策文件,对耕作层土壤剥离、存放、使用、奖励等关键环节进行了明确规定,努力探索建立一套涵盖土壤剥离、存储、维护、交易、利用等全程的工作机制,并在全省范围内逐步推广实施。

  吉林省国土资源厅主要负责人介绍:“2012年~2013年,吉林为扩大表土剥离的范围,选取了18个县(市、区)为试点,覆盖全省1/3县(市、区)。同时还严格规定土地整治项目验收标准,要求新增耕地耕作层土壤厚度小于25厘米,有效土层厚度小于50厘米的,一律不予通过验收。”

  这位负责人介绍,经过多年的不断探索和发展,全省目前已形成五种各具特色的建设占用耕地表层耕作层土壤剥离利用模式——与土地整治项目、高标准基本农田建设相结合的模式,与临时占用耕地复垦相结合的模式,与新农村建设中村庄复垦相结合的模式,与菜篮子工程建设相结合的模式,与油田钻井用地再利用相结合的模式。各种模式均创造了可观的效益。

  以大荒地村为例,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将布局分散、占地规模大、环境条件差的农村居民点进行拆迁,重新选址集中安置;然后将其他城镇建设项目占用耕地的耕作层土壤进行分层剥离,剥离厚度都在30厘米以上,用于村庄拆迁区的土地复垦。同时,以现代农业产业为依托,建设高标准基本农田、温室大棚等,实现耕地集中连片经营,从而进一步促进现代农业发展。

  “大荒地村的这种做法,不仅优化了农村土地利用结构,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增加了农民收入,还推动了城镇化建设,促进了土地节约高效利用。”这位负责人评价。

  表土剥离得了啥——可观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

  “虽然《土地管理法》第32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要求占用耕地的单位将所占耕地耕作层的土壤用于新开垦耕地、劣质地或者其他耕地的土壤改良。但在表土剥离的多年实践探索中,很多地方的工作进展缓慢,最主要的还是思想认识问题和畏难情绪。”部耕保司有关负责人说。

  然而,大荒地村及其他地区的典型经验却给出了来自实践的有力启发:

  “表土剥离得了啥?”大荒地村人心里其实早就算好了一笔账。

  刘延东说:“尽管村里黑土搬家的价格不菲,但这部分价格可以靠后续利用收回。依靠‘搬迁’肥沃的黑土,实现增减挂钩,不仅让农民得到占地补偿,同时还获得了没有被污染的优质土地,大米卖上了好价钱,企业也赢得了效益,这件事也因此得到大多数村民的支持。”

  截至目前,大荒地村共投入6700多万元,剥离耕作层土壤150公顷、75万立方米,建设绿色蔬菜基地20公顷、智能日光温室10公顷、集中连片绿色水稻基地500公顷,实现增产稻米50万公斤,蔬菜41万公斤,农民年均增收1650万,人均增收4000多元。

  与会的专家指出:“其实好处远不止于此,除了经济效益,表土剥离创造的还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

  以图们市为例,该市将城市建设占用耕地的耕作层土壤进行剥离,搬运到河滩地上新建菜田。截至目前,图们市通过这种方式新建菜田400多公顷,占该市耕地面积的3%左右,占优质菜田的1/3。

  就全省而言,吉林省目前半数以上县(市、区)探索开展了耕作层土壤剥离和利用工作,剥离耕作层土壤面积超过20万亩,剥离土方量超过5000万立方米,有效保护了珍贵的黑土地资源,同时,保障了粮食生产,促进了生态文明建设,其长远发展效益效益不可估量。

  如今吉林省的表土剥离工作正在实践中逐步走向深入。吉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周力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国家对耕地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我们应当义不容辞地推进‘表土剥离、移土培肥、改良耕地、提升质量、保护生态’这项工作机制,在更大范围内开展表土剥离工作。”